我和孩子們開心地去拜訪我的父母,突然間,聽到淒厲的尖叫聲。我衝過去時,發現三歲大的女兒站在客廳,手環抱在自己胸前。她碰到燒得火熱的壁爐口了,我看得到她手指上的火紅烙痕已經開始起水泡了! 

在她的傷勢轉成「二度灼傷」之前,我迅速把她的小小指頭泡在水裡並加入薰衣草精油,這時她已停止尖叫。我們所有的人,特別是我女兒,驚奇的看著原本腫脹的傷口逐漸消腫幾個小時之後,只留下小小的燙傷痕跡,而到了隔天,我女兒的皮膚更完全癒合了。  

我是一名科學家,我的生活充斥著數據、培養皿以及變數控制。當我站在那裡看著薰衣草精油解救我女兒受傷的手指時,我開始體會到個人經驗的強大力量。正統的研究很重要沒錯,但是有時候對精油而言,卻是「使用為憑」。

 這稱之為經驗實證,是奠基於經驗的累積、技巧以及直覺的證驗結果。精油使用者可能會發現當他們持續使用天然產品並且察覺產品所帶來的效果,他們便發展出本能,得知哪種精油可以用在何種狀況下。 

我敢直言,經驗實證一直是人類能夠存活下來非常重要的一環,千百年前,我們的祖先並沒有醫學文獻告訴他們什麼植物萃取,藉由氣相色質分析,並適用於細胞培養,同時斷言值得進一步研究。他們沒有受過多年學術訓練的醫生和科學家沒有醫療診所也沒有大量生產的藥物,什麼都沒有,大自然的藥典就是醫療照護唯一的來源。 

或許我們的祖宗夠幸運,村莊裡就有治療師能夠運用所有世代相傳的古老配方。即使如此,大部分的成人可能也了解一般草藥的療效屬性,以及從他們的父母那裡學來的一些基本療法,他們需要這些知識免於受傷與疾病的危害。經由世代傳承之後,我們的先人仰賴經驗實證去評估新草藥的潛在療效時,便再無疑慮了。 

現代的實驗室科學在導引人類的知識應用上有其地位,在細胞或微生物上實驗精油能夠得知它運作原理的線索,這是很重要,也很有用的知識資訊,但就某種層面而言,這卻是次要的考量。當我眼看著女兒的灼傷隨著她的臉上表情逐漸舒緩下來,我完全不在乎薰衣草是如何辦到的,我就是很高興它做到了。

 不甚熟悉精油的人或許會視精油為巫術或某種騙術,原因是未經充分的科學驗證。但研究已經展開了,在西方社會體會到天然產品的價值之際,也緩步地增強它的動力。甚至就在研究大量發表之前,我們累積的經驗實證已經相當引人矚目了!。只要去問問任何一位曾經使用過精油的人,我敢打賭他們都能告訴你一個精彩絕倫的故事。 

在某種意義上,我們就像進軍歷久不衰的自然療法的治療師,祖傳的知識就在那裡,在經過億萬年草藥以及世世代代傳統醫學的共同進化之後,一一註記在我們的DNA裡。在另一層涵意來說,我們就像第一線的醫療探索科學家,統合精油的實驗和實際應用在我們非正統的「實驗室」裡──如:家庭、學校以及辦公室。 

了解精油、試用它們、紀錄結果,能逐步地聚集經驗並與他人分享。以行動實際觀察精油,無疑能夠拓展心胸並改變生活,並且早在正式的實驗室作業完成之前,便能達到以上的效果。不論如何,這個結果──以及你歷經的一切──都會是很棒的!

妮可.史帝文斯是多特瑞科學諮詢委員會的成員之一,擁有楊百翰大學的碩士學位,在她的職涯中,投注相當多的心力在精油領域的可信度及科學理解的開發上。妮可曾經和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癌症研究中心共同研究一種療程,使用標靶感光劑和特殊波長的光能以摧毀癌細胞,同時也和美國猶它州立大學合作,進一步研究精油的功效以消除病原微生物。

    全站熱搜

    植物精油香氛世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留言列表

    發表留言